獸盟專業戰鬥高校
感謝各位參加獸盟高校人設企劃,

很遺憾本企劃將在學園祭典活動結束後開始關閉(2013/8/30),

但是會有復出的可能,關閉期間會開始編輯世界觀的資料。

活動結束後請不要擔心稱號時限的問題,

當企劃再次開啟的時候稱號會延期保留。

獸盟專業戰鬥高校

Academy for Therianthropy
 
首頁常見問題搜尋會員列表會員群組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文/微獵奇有】Past - 01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赤魅塚

avatar

文章數 : 34
注冊日期 : 2012-08-05
年齡 : 26
來自 : 崩地沙漠

發表主題: 【文/微獵奇有】Past - 01   2013-03-04, 2:56 pm

此文內容獵奇慎入,請各位三思。
故事純屬捏造,請勿模仿以下犯罪行為以及危險動作。


Chapter-01 罪犯與犯罪

  從我有記憶開始,我就在崩地沙漠的一個犯罪帝國生活著,這裡聚集了世界各地的犯罪者,不論是人口販賣、綁架、殺人……任何的犯罪行為在這都是被允許的。

  當地沒有所謂的政府,當然也沒有警察之類的人物,因為這裡是個被外界拋棄的國家,很少人願意冒著生命危險接近這裡。

  但也因為這裡很危險,所以這個國家有個特別的機構───「保護所」,就如同字面上的意思。專門收養那些年幼、無知、沒有能力自保的孩子們,但只要到了一定的年紀就會被趕出去。

  這些事情,全都是我在保護所的書上看到的。在我擁有外界人所謂的「道德」後,我對於這個國家的犯罪者們感到噁心、不屑,同時也對自己的生存感到迷茫。


  「我為何生存在這?」


  我這麼問著自己,我不是通緝犯、我沒犯罪過、我也不是什麼異端份子,明明什麼都沒做,為什麼?被世界拋棄在這個犯罪帝國。從來沒有人能夠告訴我,為什麼我連選擇權都沒有,就這麼被決定了命運的走向?

  直到我被迫離開保護所後,我才曉得……我是多麼愚蠢的笨蛋。

  我不屑成為那些偷竊、殺人的罪犯,可是我忘了一件事───這個國家因為沒有任何的工作能力,糧食和配給嚴重缺乏,時常有人因此餓死,或是因為搶糧而被殺死。

  從我知道,要是我再沒東西吃就會餓死時,我不得不去和其他小孩們搶糧食。在我因飢餓而倒在地上時、在我因搶糧差點成為路邊的無名屍時,我的腦中只有一個念頭───想要活下去。


  「我不想死。」


  我的動作總比別人快些,所以我搶到了大部份的糧食,雖然身上少不了一些傷口。第一次搶到糧食時,我是開心的、感動著的,即使知道我每吃一點,就會有一個人因為沒有糧食吃而餓死。

  但正因我害怕著、懼畏著死亡,所以不論是用什麼方法,我都要活下來。乞求、偷竊、殺人、搶奪……不論是什麼我都願意,我願意為了活下來而犧牲別人,就算這樣的生存方式一直以來都受到我的鄙夷。


  「我不甘心。」


  雖然我的動作很快,但是單論攻擊,我卻輸給同年齡、甚至是比我小幾歲的孩子們。我的優勢,不樹立敵人、用腦子作戰,沒有勝算的戰鬥就是逃跑,逃不了就是投降。

  第一次殺人,鮮血噴灑在我的臉上,皮膚感覺到陣陣溫熱,刺鼻的腥味傳入鼻腔。沒有時間給我反應罪惡感或是哭泣,下意識的握緊手上的鋼條,躲開其他人的攻擊。


  「在死亡與生存之間……」


  繞著敵人跑圈,即使速度很快,身上也免不了多出幾道傷口,直到敵人的視線疲憊跟不上我的速度後,繞到對方的背後,躍起、利用重力加速度,使鋼條從頭頂貫穿。

  屍體倒下的同時,灰白色的濃稠液體從鋼條與頭頂的連結處緩緩淌出,如水一般的散開,隨後與體內湧出的鮮血混合,陣陣嗆人的惡臭傳出。

  彎下腰抓住露出的鋼條,使勁將之抽出後,在空中揮舞幾下,腦漿與血落在塵土之中,準備好面對下一場戰鬥。


  「我果斷的選擇了生存,我是個罪犯。」



╳╳╳╳╳╳╳╳╳╳╳╳


Chapter-02 戰鬥敗北

  第一個被攻擊的往往是看起來最弱小的傢伙。


  映入眼簾的是比自己高大許多的人影,不到三秒的時間,連給自己進行攻擊或是防禦的動作都不夠,一陣暈眩侵襲大腦,腹部硬生生接下一拳,整個人被踹飛出幾米外。

  痛苦的捲曲身子倒在地上,鮮血從口中吐出,像是缺氧般的窒息感刺激著大腦,大口大口的喘粗氣著。

  倒在地上看著不遠處的戰鬥持續著,拳頭武器落下處,鮮血四濺,染紅了戰場。直到自己可以站起來時,在戰場的中央只剩寥寥幾人,其中一個人影讓她還印象深刻───那個踹飛她的傢伙───他正在保護著另一個看起來好像觸碰一下就會瘀青的玻璃娃娃

  從周圍的屍體身上拔起一把小刀,邁開搖搖晃晃的腳步走向戰場中央。熟練的跳躍、躲避、刺擊,卻免不了身上多出的嚴重傷口,胸口被利器劃過的血痕和大腿上插著的匕首。


  疼痛,但這是活該。


  那些還活著的人享受刺激、遊走在生死邊緣的快感,不斷的朝著自己攻擊,但卻又故意露出破綻。而我只能選擇跟隨前輩們的腳步,我不會愛上這種感覺,但我對此早已麻木。

  濃郁的血腥味刺激著大腦,血淋淋的雙手告訴著我───我贏了。

  不過耳邊傳來的那陣笑聲顯然不這麼認為,轉身,那個在戰鬥一開始踹了自己一腳的人,還沒死。包括被那傢伙保護的玻璃娃娃,現在戰場只剩下三人。


  勝敗,在這場戰鬥中將揭曉。


  還以為那個玻璃娃娃很脆弱,自己壓根沒想到他是個可以操控水的術士,雖然自己對於術士並沒有太大的研究,但是很清楚那些術士的技能不是可以小看的。

  一個大顆水球就這麼愚蠢的套在自己的頭上,而且還很該死的是「被控制」在頭上。在自己被淹死之前,至少也得要拖個人一起───於是自己衝上前抱住了那個踹了自己一腳的傢伙,玻璃娃娃一看水也包住了自己的夥伴,急忙的撤掉水球。

  水淋濕了兩人,而自己又很不爭氣的近距離受到那傢伙的攻擊,暈了過去。


  你個混帳。



───────────────────────────────────────────
各位好久不見了,最近忙於課業,實在沒什麼時間上獸盟。(癱在桌上)

這文其實寫出來有段時間了,不過我一直沒時間放上來w

然後這是描述赤魅塚的過去,不過前段部分因為限制與規定的關係,並不會放到「角色自傳區」。

本文與冰彻雪的回憶有關聯,後續由兩人合文放到自傳區,至於詳細我們還需要私下協調,還麻煩各位多支持我們的渣文筆了。


───────────────────────────────────────────

「各位,真是好久不見了 Smile 」欠身,微笑。


回頂端 向下
 
【文/微獵奇有】Past - 01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獸盟專業戰鬥高校  :: 學園相關 :: 交流區-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