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盟專業戰鬥高校
感謝各位參加獸盟高校人設企劃,

很遺憾本企劃將在學園祭典活動結束後開始關閉(2013/8/30),

但是會有復出的可能,關閉期間會開始編輯世界觀的資料。

活動結束後請不要擔心稱號時限的問題,

當企劃再次開啟的時候稱號會延期保留。

獸盟專業戰鬥高校

Academy for Therianthropy
 
首頁常見問題搜尋會員列表會員群組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我與笨蛋與老婆(?)歡樂三人play♥(增加公告/排版修改)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佐藤翼

avatar

文章數 : 99
注冊日期 : 2012-07-25
年齡 : 23

發表主題: 我與笨蛋與老婆(?)歡樂三人play♥(增加公告/排版修改)   2012-08-01, 1:05 pm

OK在這裡做個公告
果然還是免不了顛覆世界觀的狀況 其實也在預料中所以不意外喇(´・ω・`)
其實本來是想說被警告(?)的話就直接撤文 不過RC上一直有盟友(?)們說別撤最後還熱心的幫我跑去找校長所以我真的很猶豫ˊ_>ˋ
在此還是要慎重的跟校長說聲抱歉 不忍說自己都已經知道根本在顛覆了還想闖關我該死(?
總之最後的決議就是這篇文章並不會撤掉但是也不會在獸盟上放該系列的新篇(´・ω・`)
並不是說我不會再繼續打 畢竟這是我的私心(?)外加已經跟和代說好了所以我還是會繼續創作
如果真的有興趣的人可以聯絡我 我會給我的噗浪帳號 預計會開個痞O邦然後放我自己創作的文 如果有更新的化在噗浪上也會告知(掩面
摁....總覺得好像弄得事情多糟糕一樣 並沒有發生神馬不得了的事情也不感傷請各位不要入戲太深(X)
好吧 該說的都說完了 接下來就等著這篇文沉下去了(咦?
最後還是跟校長大人說聲抱歉了(掌嘴

*****
在這裡先感謝被我騙進來的大家在此深深一鞠躬~(´・ω・`)(居然!
騙進來的原因不外乎就是因為內容與標題可以說是有關係也沒關係(?) 雖然有給文取標題但是...
文章嘛!總是要有聳動(?)的標題才能吸引人!這是台灣各大報紙的通病 我相信大家都懂的(´・ω・`)(X)
總之呢我想先說的是以下文長注意(?)還有....(思)
啊對對 怎麼說呢比起畫圖我果然還是偏向小說屬性 所以不能接受的孩子們我只好含淚目送你們離開了(´;ω;`)
然後呢如果你問我說插圖的話我只能告訴你沒有(?
我可是出名的懶 把集中力花在這篇一萬多字的短篇中努力在兩三天把他打完然後前前後後將近看了五六次後哥哥大人我覺得自己已經消耗殆盡了(?)就連最後一次審搞的時候都快睡著(?!
啊啊....圖的話倒是有一張喇 那麼就先貼上來有興趣的人就往下拉吧

好吧說了那麼多我總覺得還是要來講講正經的(?
這篇文不外乎就是自己私心去創作的 因為文中不僅是我而已還有和代和零 所以在我自己的堅持下完成後先給兩人過搞然後自己再不停的修改的產物 哥哥我已經好久沒那麼認真了(?
不忍說和代和零在跟我介紹自己的時候都是非常的簡略(欸你) 所以我才有這麼大的創作空間(像是和代的介紹中所說的病啊還有零被綁架(?)的過程)並且將三個人串連起來 但同時也非常擔心會不會被退貨 但兩位完全不棄嫌完全沒有任何需要修改的內容我真的很開心(拭淚
然後我打完之後...不 應該在說自己構思好的時候開始 我自己就有種"艮喇老子是神你們都愛我你們都信任我你們願意跟隨我還不快下跪!"的想法(被圍毆
好喇...在大家看到文前總覺得會先被我一大串的廢話煩死(?)
那麼我就把剛才說的圖放上來吧★

會挑這張畫是因為在創作的過程中打到這段一直覺得平常設定的黑化的自己就夠可怕了可是文中的自己在說出那台詞真得好黑好黑啊啊啊XDDD
因為文長(而且我廢話也太多(?)所以就把文PO在樓下 有興趣的就歡迎光臨(?


佐藤翼 在 2012-08-01, 10:02 pm 作了第 5 次修改
回頂端 向下
佐藤翼

avatar

文章數 : 99
注冊日期 : 2012-07-25
年齡 : 23

發表主題: 回復: 我與笨蛋與老婆(?)歡樂三人play♥(增加公告/排版修改)   2012-08-01, 1:07 pm

    *開端*
  父親在我心目中一直是世界的英雄,他統帥團體時那威風的模樣,我不曾忘記。

  只要在巢穴的時間,父親不時就會與我嬉戲以及指導我狩獵的相關知識。第一次追捕到野兔的時候,自己將被捕獲的野兔撕咬成兩半分給敬愛的父親,而父親總會用他的大手搔亂我的毛髮對我說我是他的驕傲。

  狼族的雌性偏少,為了傳宗接代所以常會有同母異父的狀況,但狼族並不是特別在意這種事情,畢竟我們族群的數量已經愈來愈少,再說狼族是一群一群的團體關係,所以繁衍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重要。

  也因為這個原因,我對我的生母並沒有太多的印象,只聽說我是她的最後一胎孩子,生母就像失去了精力一樣生命跟著消逝殆盡,詳情父親一直沒有告訴我。

  直到那一天。

  那天是父親與我約定好的日子。十二歲生日的那天,他要帶我與他的團體一同出外打獵。我從沒想過這一天會改變我的一切。

  實際外出打獵與狩獵誤入狼窟的齧齒類動物完全不同,不單單是要注意盯上的獵物,還要注意週遭的環境變化,天氣也是重要的因素。

  父親特別囑咐年幼的我,只有團體行動才稱得上是狼族的一份子,狩獵盯上獵物時也不可逞威風,唯有與自己的團體攜手合作才有辦法成功,比自己體型大的獵物更是如此。

  在父親叮囑後沒多久傳來夥伴的長嚎,看來已經確認這次狩獵的對象了。

  聽到長嚎後,我們集體行動奔向獵物。對年幼的我來說跟著團隊的腳步相當吃力,光是跟上就費了將近全部的體力。

  「你先待在旁邊。」父親這樣說著並加快腳步,而我聽從父親的話先在一旁觀摩。
  這次的獵物是一頭野牛,野牛雖說有試圖逃跑,但在牠聽到狼嚎便時分已晚。父親與群體們環伺著,這種四面楚歌的狀態野牛即將成為今日的特餐。
  正當父親要下令出手咬殺時,突然聽到遠處傳來的奔跑聲,地面也跟著傳來陣陣的晃動,警覺了情勢不妙。

  「快逃!是牛群!」看到從遠處奔馳來的牛群後父親喊道,狼群便立即解除獵食的陣勢逃離早以求救的野牛。

  一隻幼狼的步伐始終不及成狼,再加上是第一次出外狩獵,看到這個情景的我因為過度驚嚇連踏出腳步的力氣都沒有。

  父親察覺後便折回我待的地方抓著我一同逃跑,但因為父親的步伐過大我跟不上而摔了一跤,牛群並沒有停下反而朝我逼近。

  不要,我不想死!

  隨著自己的恐懼身體的體溫逐漸升高,下一瞬間一片金黃以我為中心迅速擴散開來——火。釋放出火焰的並不是別人,就是我。

  我看著無法忍受熱度的牛群們哀嚎著,連同父親也難逃一命。

  我並不想傷害父親,卻無法讓火焰停下,只能看著父親任由自己的火焰燃燒殆盡。

  明明同樣在炙熱的火焰中,但我卻不會覺得痛苦。此時我才知道,自己根本是個怪物。

  在父親死去的前夕,他忍受烈火在身上攀附的灼熱感,溫柔的將那被燒到失去肉色的右手輕貼在我的臉頰。

  「別畏懼自身的力量,要面對、克服,你要成為狼群的領導者,要記得,你是我的驕傲。」



  等到事件平息已經是兩年後的事情了。父親的團隊告訴我,生母和我同為火的操控者。當我還是個胎兒時就像是對生母寄生了一般,隨著成長將她擁有的控火之力逐漸吸取。當我誕生時,已將生母的控火力連同精力吸盡。

  狼族多數都為武鬥派,能夠操縱術士者極為稀少,也因此在我的力量釋放後的那天開始便倍受狼族的寵愛。

  但我始終無法感到高興。

  得到這個事實,不過是讓我知道不僅是父親,連同生母也是因為我而死去。

  現在的我雖然稍微抓到控制火焰大小的竅門,不過偶時還是因為自己的情緒而失控。狼窟裡的狼群們對我畢恭畢敬除了因為我是術士者,不外乎就是害怕我的存在。

  狼族仍保有階級意識的概念,知道我力量的存在後,我便被列為上級的存在。然而狼群們並不是尊敬我,而是恐懼。我並非如同父親所說的領導者,對我來說這不過是以權勢讓狼族們對我低頭,即便並非出於我的本意。

  與我年紀相仿的幼狼也不少,但無一願意與我有所接觸,就算有也不過是無謂的諂媚。


  在我十四歲那年,除了我族的階級大洗牌,外界也發生不少問題。

  幾些年前不少獸族的動物們被不知名的高知識分子獵捕進行活體實驗。實驗的目的及內容沒有任何人曉得。當時似乎也有獸族中的幼狼被獵捕。不只是獸族,連同半獸族及飛翼族也引起不少騷動。

  而今年陸續有當初被獵捕進行活體實驗的獸族們的屍體在一廢棄廠被發現,據說各個屍體無一保有原本的模樣,慘不忍睹。

  再來就是名為墮死病的傳染病恐慌事件。據推測是因為被遺棄的獸族屍體引發該傳染病的擴散。據說得到此傳染病之患者起先會胃部開始劇痛,食慾劇減,而後高燒不退,呼吸困難,最後全身腫脹而死。

  得到傳染病的患者幾乎無一倖免,我所待的狼窟並非傳染病的範圍,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一日我正準備看看附近一代有沒有野兔之類的小動物能夠充飢,就在此時發現離狼窟不遠處有隻同為半獸族的黑貓躺在那。

  「死了嗎?」我蹲下身來看著這隻臉色發白的黑貓 ,貓族在這一帶很少見,看來應該是走失的幼貓。

  黑貓彷彿感受到我的存在,用盡吃奶的力氣舉起手拉住我的衣口,「拜託,什麼都好,能不能給我些充飢的東西?」

  原來是因為太久沒進食所以身體負荷不了嗎?我的身上的確有些樹果,但對方怎麼說都算是獵物吧?

  「啊,是狼嗎?原來如此,是打算將我獵食吧?那麼把我吃了也沒關係,反正我身邊已經沒有任何人需要我了。」抬頭確認我的身份後,黑貓也不打算抵抗,只是露出無奈的笑容。

  看到黑貓這麼說以後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沒辦法就這樣讓他死去。

  「這一帶的樹果很甜,你就趁機多吃點。」邊說,邊將放在腰包裡的樹果塞進他嘴裡,「你可別誤會了,就算是獵物也要多點肉才好吃。」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將頭撇向一邊沒好氣的說道。

  黑貓原先心頭的烏雲就在瞬間散開,大口大口的吃著多汁的樹果,不時還用含糊的語調向我道謝。

  「真滿足,好久沒有這樣了。」黑貓吃完了三棵樹果後臉色比剛開始要好多了,黑貓起身握住我的手再次跟我道謝,「真是謝謝你!我叫貓和代,你看起來年紀和我差不多,叫什麼名字呢?」

  「我想我沒必要告訴獵物我的名稱吧。」我再次將視線撇開,這是我第一次與年齡相仿的人相處,這讓我有些不知所措。

  「別這樣,你會願意給我樹果,就代表你絕對不是那種人,我相信你。」

  當我聽到貓和代這麼對我說時,頓時讓我無語。從來沒有人對我說過這樣的話。

  「不可能啦!」我甩開貓和代的手後繼續說道,「我是怪物欸!我會釋放火焰,到時候你也會被害死的!」

  「我相信你。」他再度對我露出微笑,牽起原本甩開他的那隻手。

  或許我們彼此背後都有著什麼類似的經歷所以才能夠被彼此吸引吧。

  在那之後我們聊了很多,不論是瑣碎的雜事或是我的身世全都告訴這隻黑貓。當然貓和代也不例外。

  我曾經問過為什麼要來狼族的領域,他告訴我,因為他的頭髮與耳朵和尾巴顏色相異是少見的例子,因而被同族排斥甚至成為孤兒。並且和代是墮死病的受害者,雖說被拋棄後有同有著異色毛髮的雌貓將他領養,卻因為傳染病讓他失去他唯一的親人。

  貓和代是少數的傳染病痊癒者,但也留下了後遺症,他的體質比一般的貓更虛弱。起初有個接受他異色毛髮的同族朋友,卻因為知道貓和代曾經得病害怕被傳染而拒絕再與他親近。被族人徹底排斥後決定捨棄故鄉選擇離開。

  失去了身邊重要的人事物,這就是我與他的共同點。

  「和代,成為我的夥伴吧?」我淡淡的說著,眺望著遠方。

  「咦?」與我並肩坐在草地上的和代似乎沒辦法理解我突如其來的提案。

  「我想達成父親的願望,成為優秀的領導者。你就成為我的夥伴吧,我會保護你的,這是領導者的職責。」

  「……」

  「和代?」見他沒有回應,我轉過頭望向他。

  「……你啊,就是這麼的勇敢。」他低頭開口道,之後抬起頭再次露出笑容同時給我一記飛撲,「所以我才說我相信你啊!」

  或許是因為太久沒有得到這種真誠的情誼,從小就對和代的熱情不知所措,最後的結果就是以拳頭回應。

  聽說貓是獨來獨往崇尚自由的動物,然而和代卻完全顛覆這個說詞,從認識他開始便每天黏著我不放,這大概是我人生中的一大失算。


  與和代成為朋友後,我幫他弄了個在我族狼窟的基地範圍外的住所。然而如同昏君的生活仍然持續著,十五歲起狼族視為可以開始進行交尾的年紀,我是狼族少有的術士者,倘若能夠傳承擁有我的血液的孩子必能提升自己在狼族的地位。也因此狼窟裡的雌狼總向我諂媚著,為的就是與我交尾後提升自己的地位。

  被視為新生主軸的我擁有其他同族無法享有的待遇。

  為了表示尊敬,狼族們堆了頗大的稻草堆供我休息,只要我坐上那稻草堆,雌狼們就會自動向我貼近。

  起初自己也有些排斥,但時間仍然是能改變人的一切的,自己開始視這些雌狼的行為與其他狼族對我的尊敬為理所當然。雖說不會刁難,但並不會拒絕他們的服侍。(對喇我的個性就這樣渣化了怎樣……(啜泣))

  「佐藤大人,您現在是要去狩獵嗎?我們會跟隨您的。」其中一名同為狼族的成熟男子對我說完,馬上轉頭準備召集常跟我行動的團體。

  原先我也很排斥那種稱呼,是從何時開始麻木的呢?

  狼族是群聚的族群,目前最多的群聚數量為四十二隻。我族狼窟裡頭共有三十七隻,以五至七隻為一團體。

  「不用了,」我伸手抓住他的手臂,「我只是去附近晃晃。」

  「啊,這樣啊,那請您路上小心。聽說最近有一匹力量無比強大的狼隻刻意踏入他族的地盤。」成年的狼對我說道,似乎有些不放心。

  我點點頭,要他別擔心後穿上外出服便離開狼窟。去的地方不例外當然是和代目前的棲息地。

  由於我們地盤範圍頗大所以走了好段時間才離開我族的所屬領域來到為安置和代的小洞窟。

  我曾經拔下我略長的尾巴上一小戳毛給和代並告訴他如果要找我的話只要帶著我的毛髮讓其他狼族知道是我認可的人就可以進來。但和代太過膽小連靠近也不敢我只好打消念頭。只要一有時間,我都會主動拜訪和代。

  「和代,我來了,你在嗎?」

  我開口後等了一會卻沒得到任何回應,將頭探進去之後才發現這傢伙又昏倒了。

  和代因為曾經是墮死病的患者所以留有後遺症,沒想到竟然虛弱成這樣。

  「喂,和代,快醒醒啊。」我匆忙的小跑步到和代身旁將他扶起後喊道。

  聽到我的聲音後,和代的黑色耳朵稍微抖動了幾下後睜開雙眼,「啊,是阿翼啊?我覺得我好像是血糖降低了所以暈過去了。」

  「我不是說過了你要好好攝取養分嗎?之前不還給你摘了不少樹果?」

  和代緩緩的將左手舉起指向已空的木製盤,看來是早就吃完了,下次要多準備點才行。

  「不過我也講過會選擇這裡做為你的住所就是因為外頭就有許多的果樹,既然沒了,自己去摘不就得了?」我無奈的問著,就算懶也該有個限度吧?

  「果實都長在樹上啊。」

  「那你爬上去摘啊?」

  「可是啊,樹那麼高,我不敢啦。」

  沉住氣啊,佐藤翼,絕對別對病患動怒。我這麼想後繼續開口,「你是貓吧,貓爬樹也算是小意思吧?」

  「很多出於好奇而爬上樹貓咪,發現自己爬得那麼高後就會怕得不敢下來,我才不想去嘗試呢。」

  聽完和代說完這種藉口後我將原本支撐著他的雙手放開讓他的頭撞上地面得到我期望得響亮撞擊聲。

  「好痛!阿翼你怎麼能直接放手!你捨得這樣對我嗎!!」和代雙手扶著撞地的後腦勺並且大聲向我斥責。

  「吵死了,哪天你要是真的死了我會放炮對你的屍體說死好應該。」那傢伙既然還有力氣罵我,看來是不要緊。

  我離開洞窟爬上正值盛產期的果樹,見和代跟著我出來在下頭觀望,我決定直接把摘下的樹果往和代的方向丟藉機洩憤一番。

  這次摘的樹果數量並不少,應該足夠和代撐過兩週了。

  就在此時發現不遠處有漏撿的樹果,而旁邊正好有一隻野兔準備取走。或許是認為落地的枯葉能夠做為自身的保護色所以不做任何躲藏就過去了,但是很可惜,哥哥我的鼻子可是很靈敏的(?)。

  「看來有甜點了,和代。」我壓低身子及音量用下巴示意著和代前方的野兔後緩緩前進。

  「唔啊……你不會來真的吧,阿翼?」了解我的意圖後和代跟著壓低音量還打了個寒顫。

  對我們狼族來說這是再普通不過的事,不過和代怎麼說都是隻貓,或許還是有些排斥吧。

  很好,可愛的小兔子啊,你已經是哥哥我的囊中物囉。就在我這麼想時耳邊傳來了一聲震撼全場的巨響。

  「哈啾!」

  和代出動即可驚動方圓五百里的噴嚏聲讓野兔轉過頭的同時發現我伸出爪子準備對牠進行屠殺後瞬間逃跑。

  ………………

  混帳東西你什麼時後不打噴嚏偏偏選在老子獵食的時候啦啦啦啦啦!?

  我轉過頭滿帶怨恨的看向和代,然而他卻慵懶得這樣對我說:

  「唉呀,想想已經到了秋末準備入冬了呢,不多注意一點一定會感冒然後又被阿翼罵的。」

  「和代。」

  「咦?」原本還不理解我想表達的話,不過下一刻看到我的撲殺便開始逃跑求饒,「不要啊!阿翼大人饒了我啊求求你!!」

  和代的體力欠佳,就算逃跑沒多久就被我追上。正當我揪起他的領口準備讓他吃飽吃一頓我的拳頭時,我警覺到有狼窟以外的族群接近。

  在這個小洞窟的範圍我刻意留下氣味為的就是不讓其他人接近,最多就是像剛才的野兔那種無知的動物。況且這一帶的動物都知道我們狼群的存在,照理來說是不會隨意接近的,看來是來搶地盤的吧。

  感受到對方接近後我放開原本還揪在手上的混帳,「和代,躲遠點。」對他說了這句話後我便採取攻擊姿態,手爪隨時能夠進行攻擊。

  確定和代已經躲到方才的果樹後方便決定直接要求對方出來。

  「是誰!竟然踏進我的地盤!」

  話一說完便有一匹棕狼從前方冒出以飛快的速度用手爪對我攻擊。慶幸自己反應的快,勉強躲過這一擊,要是剛才被抓到肯定會大量失血。

  棕狼轉過身來重新站直身子,映入眼簾得是我從未見過的姣好身材……咳,我是說眼前的棕狼是我從未見過的模樣。

  並不是指棕狼是生面孔,而是他的體態。半獸族的定義為獸族衍生的種族,外型與變身後的龍人相似,但仍留著獸族的耳和尾巴。然而面前的這匹棕狼不僅留有狼耳及狼尾,竟連用來站立的下肢也同樣保有獸族的模樣,這是前所未有的先例。

  在我回神的想起自己正處於地盤爭奪的同時,棕狼已經直衝到我的面前徒手抓住我的頸部將我高舉。在他準備用左拳對我揮出致命的一擊時我硬是用留有空檔的右腳狠踢他的腹部。

  「唔呃!」棕狼將手貼在被我攻擊得腹部上側臉部略顯痛苦,而我也因重新得到大量的氧氣而嗆了幾下。

  我們彼此都知道在這個時候誰最後架起戰鬥姿態就輸了,也因此我們重新調整呼吸準備好幾乎是同時。

  我們在喉嚨處發出低吼,甚至尾巴的毛都也豎了起來並瞪視著對方。氣勢在鬥爭的狀態下也是極為重要的。

  「你就是四處爭奪地盤的那匹狼嗎?」我低吼道。

  下肢保有獸族模樣的棕狼瞪了我幾秒後才緩緩開口,「……家族。」

  我無法理解棕狼想表達的話,所以靜靜的等待他繼續開口。

  「我好不容易逃離那個地方,卻找不到我所屬的族群。」

  那個地方?狼族是群聚的團體關係,怎麼說也不可能會離開自己的團體,難道是……

  「你這傢伙,難不成是高生團體的實驗犧牲者吧?」高生團體是我們對當年大量獵捕獸族進行活體實驗的高知識分子的稱呼。我半疑的提出這可能性極小的問題,據說被強行進行活體實驗的獸族們不是從此無消無息就是被發現在廢棄廠的遺體,根本沒有殘存者。但見到棕狼的下肢後,我不禁猜測著這個假設性的問題。

  棕狼在聽到我說的話後眼神大變,像是失去理智般開始對我發動未經任何策劃的快攻。再說白點,就是胡亂得揮拳。

  棕狼的每個攻擊我都是勉強才閃過的,現在他失控狀態下的攻擊毫無喘息的機會讓我更加吃力。我只能一昧閃躲,完全沒有回擊的機會。

  「唔!」

  戰場上自保最大的禁忌——失足。一再的後退以及棕狼失控後對我的快攻和施壓下讓我失了步調而跌倒在滿是枯葉的地面。

  棕狼再次抵住我的頸部將我壓制,他的力氣過於強大以至於我無法脫離。

  「唔……這裡不是你的群族,滾!」我可以說是用上全力對他下達命令,但棕狼似乎完全失去原有的意識根本聽不進我說的話。

  此時一塊石子扔向棕狼,不過並沒有如願打到,只是從我們之間飛過。

  棕狼將視線轉向石子扔出的方向,似乎是打算在殺我前先將礙事者清除。離開我的身子後往果樹的方向走去,不時還從喉嚨發出低吼聲。

  「咳咳……!笨蛋!和代,快逃!」頸部再次得到自由後我咳了幾下便大聲告示著害怕到尾巴都縮起來的和代。

  別只光會逞一時風頭啊,混帳!

  我站起來後這才發現,棕狼已經站立在和代的面前並高舉右手的手爪準備將他撕裂。

  當我發覺到自己現在以最快的速度前去阻止棕狼也來不及的同時想起自己是能夠操縱火焰的術士者一事。

  雖說現在比起當年將牛群連同父親燒個精光的狀況要好多了,但偶時還是會有失誤,再說棕狼與和代的距離這麼近,要是一失手連同和代也會遭受傷害。我猶豫了一小段時間後做出決定。

  只能孤注一擲了。

  將棕狼舉起的右手做為靶心投射出火球,雖然火的用量比我預估得要少了些,但也成功的達成我的目地。金黃的灼熱在棕狼的右手燃燒,棕狼無法承受火焰的灼熱開始哀嚎。

  「唔啊啊啊啊!!!」

  我不帶任何表情走向前對跪地的棕狼淡淡的說道,「痛苦嗎?無法承受這種灼熱感嗎?吾乃控火者,火焰聽從我的控制。勸你最好快點投降,否則等到右手燃燒殆盡後就會開始侵占你的身體直到化為灰燼。」

  「唔!」棕狼忍受著火焰在自己的右手燃燒瞪視著我。

  「不想讓我將它停下嗎?」我略帶測試性質的將火焰的熱度增加,局勢已經改變了。

  「唔啊!!!住……手……!」

  雖說棕狼明顯的不願認輸,但為了保命,他只能任由我的指使而低頭。

  我靠著意識將棕狼右手的火焰熄滅後,看到的是灼傷的手部,雖說是能夠復原的程度,但我並不敢保證不會留下疤痕。

  棕狼的表情明顯的不服這個局勢,但照他的情況看來應該是不會再做任何攻擊。

  再來就是……

  「和代,你過來吧。」我轉頭望向躲在果樹後面的和代說道。

  和代點頭表示放心後緩緩走到我的面前。或許是因為剛才的突發狀況,和代刻意繞了個圈和棕狼保持一定的範圍來到我身旁,然後吃了我一記拳頭。當然我有控制自己的力道讓和代能感受到疼痛但不至於會出事。

  「好痛!!為什麼!!!」和代輕撫被揍的右臉大聲抗議。

  「你還好意思問我為什麼!明知道自己一點勝算也沒有竟然還刻意挑釁別人,你這傢伙頭腦放聰明點,你是在逞什麼一時的威風啊!」不知道是在比較個什麼勁,我用比和代剛才還大聲的音量斥責回去。

  「逞威風的人是你吧!」

  「什!?」

  「團隊合作是你們狼族的作戰方式吧!我不是你的伙伴嘛!總是會有我幫的上忙的地方吧?」和代指著我斥責,而後放下撫著臉的手像是鬧彆扭似的撇頭小聲抱怨,「況且剛才要不是我那麼做你早就變成別人的糧食了。」

  的確,倘若剛才和代沒有讓棕狼轉移注意力的話,我的小命早就不保。

  與團體共同出外狩獵的經驗我也累積了不少,但像這樣的地盤爭奪是頭一遭。

  我沉默了一下,點頭表示同意和代的說詞,「知道了。」稍微反省了一下隨後轉過頭看向坐在佈滿枯葉地板的棕狼。

  「冷靜下來了嗎?」

  棕狼並沒有回應我的問題,不過看起來應該是沒有問題了。

  「可以告訴我詳情嗎?關於你的身世。」我對棕狼詢問,然而看他並沒有卸下心防的模樣後我蹲了下來,「不要緊的,我是這一帶的狼窟的新
生主軸,如果告訴我一些線索,說不定我能夠幫你找到你所屬的團體。」

  聽我這麼一說後,棕狼轉過頭來瞪大眼睛看向就在他面前的我,尾巴也隨之緩緩擺動,彷彿是在詢問我這是真的嗎。

  「那麼,可以先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嗎?」

  他遲疑了一會,似乎是在猶豫是否該相信我,不過之後棕狼還是對我開口,「月昶零。」

  「是嗎,那麼零,可不可以請你告訴我你就竟發生了什麼事?」我將視線移向他的下肢,「我想你很清楚我想聽你說什麼。」

  聽到我直呼他的名字時,零的耳朵抖動了一下,似乎是對他人這樣稱呼感到有些新奇。

  而事情與我的猜測一樣,零是高生團體活體實驗下的犧牲者。

  據零的說詞,高生團體是與我們完全不同世界的存在,他們擁有如同猴子的耳朵,卻沒有尾巴。既不是半獸族,更不是龍人。他們擁有半獸族的體態,卻沒有動物特有的獸耳及獸尾。

  高生團體擁有龐大的知識以及從未見過的精密儀器。零被帶入高生團體進行研究的場所後被架在冰冷的檯子上。在進入充滿各式儀器的場所後被高生團體以代號零一九號實驗取代了自己的名稱。

  在活體實驗進行的同時,他發現在研究場所裡不只有同樣正在強迫進行實驗的獸族,還有大量的獸族屍體,共同點是無一保有原型,推測是因為實驗的失敗導致獸族無法承受藥物的刺激而死亡。

  高生團體在實驗時總會調配各式藥劑並且書寫著從未見過的文字,如果沒錯的話應該是在對實驗的記錄。

  零曾幾度破壞他們的實驗,但被多次注入未知的生長激素外加一次又一次的掙扎早讓他體力耗盡。

  高升團體的實驗內容只有一個——研發出能夠讓獸族迅速進化為半獸族的生長激素後大量生產並使用。

  然而對零的實驗仍舊失敗了,零上半身雖呈現了半獸族狀態,但下半身卻保有獸族的姿態。

  活體實驗的主導者看到生長激素在零身上的成果因憤怒而多次對他咒罵及施暴下情緒終於失控。零毀了不少儀器甚至將參與活體實驗的高生團體獵殺後逃跑。

  我試圖問零想知道高生團體的所屬生態範圍,但零只是搖搖頭。據他所知道的,高生團體的實驗基地只是為了研究方便而建造的,除了研究團隊的高生團體,附近一帶並沒有其他如同高生團體的生物存在。以零的說詞去推斷,高生團體並非與我們存在於同一個世界也不無可能。

  或許是因為生長激素的原因,原先就同樣與我以狩獵為生的零擁有比其他狼族更為強大的力量,但卻常常因為自身的情緒而失去自我像剛才一樣胡亂的廝殺。

  在零逃出高生族群的基地後循著味道回到屬於狼群聚集的這片土地,然而不管他怎麼找,沒有一個狼窟是自己的歸屬。

  據我所知,這付近的狼群幾乎是以半獸的狼族所組成的。確實有一狼窟為獸族所有,但早在去年就因為大型的地盤爭奪中瓦解,原先屬於那個狼窟的獸族不是戰死就是迫於無奈而分散到其他族群了。

  我將這個事實告訴零以後,盤坐在地的他身心像是瞬間被凍結似的。他不敢置信得看著表情略顯無奈的我。

  「喂,開玩笑的吧?」零所發出的聲音能夠清楚得聽見有些抖動。

  然而我並沒有給他他所期望的答案。我搖搖頭為他感到遺憾。

  見我否定他的話後,零低下頭來似乎在嘴邊呢喃著什麼。

  「騙人......這種事情,才不可能發生!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他瞬間將蹲在面前的我撲倒在地,「你這混帳少開玩笑了!因為我侵入你的地盤所以才會這麼說的吧!表面上說是要幫我而要我說出我的過去,其實你也只是想嘲弄我一番吧!」帶著利爪的雙手緊揪著我的衣口,零對被壓倒在地面的我怒吼著。

  零的重力全壓在我身上我根本無法掙脫,在加上他看起來又要失控了一般,就算想要讓他別失去理智,但我的手腳根本無法動彈。

  雖然很不想這樣,但別無他法了。

  我抬起頭用力的往零的前額撞上,兩人的額頭撞出砰的聲響。

  「唔!!」

  「唔啊!!真的超痛的,這一下不知道頭腦有沒有被敲成兩半。」趁著零將雙手移向被我撞的額頭的同時,我一手扶額一手撐起上半身,「你給我冷靜點,狼族的團體瓦解及組成是常有的事,你所屬的團體已經瓦解是不爭的事實,與其在這邊鬼吼鬼叫的還不如想想以後該怎麼辦。」

  將零挪開後,我將視線對向他,「當初選擇離開高生團體的基地的人是你沒錯吧,這不就代表你還有生存的意願嗎?」

  「……!」零頓時無語,只是傻楞楞的看著我。

  見他露出這付表情,我隨後露出微笑,「零,加入我們吧?」

  「咦!等等,你要讓這傢伙加入我們!?」和代一聽到我對零的邀約他就用高八度的聲音反問著我。

  「不要緊的,他並不是惡意傷人。」話說完,我雙手牽起方才被我投火焰所灼傷的右手輕舔起來。

  這只是對自己能夠信賴的同伴的親密行為,雖說我們並沒有任何治癒能力,但清理傷口仍然是必要的。在和代的眼中或許會是奇怪的行徑,但身為以狩獵為生的野生動物們總會先將傷口上的髒汙舔拭去後再做簡單的的包紮。

  「不要緊的。」我再次重複同樣的字句,就像當初見到和代時他堅定的對我說著相信我一樣。我抬起頭看向零,或許是因為他仍保有獸族的下肢及先前生長激素的影響,即便與我們年齡相仿,個子卻高了不少。

  零有些不知所措得看向我。零會有所遲疑也是理所當然的,狼族注重自己原有的團體,就算團體瓦解還是會有大量的狼隻不願加入其他團體,因為我們狼族就是如此重視自己得夥伴。

  「我會接納的。不管是你的身體或是精神狀態我都會接納。加入我們的團隊吧,我會成為可敬的領袖的,零。」

  聽我說完這句話後,零似乎是被我打動卻又不知道該如何表達,他的尾巴沒有規律的擺動著,最後將另一隻手舉起貼在我的頭上胡亂的搔弄著我的毛髮。

  一個簡單的動作卻讓我湧起一股衝動,雙眼的視線逐漸模糊最後因為忍不住而流下斗大的淚水。零那隻對我來說過大的手在我的頭上反覆搔弄著就像是過去父親在稱讚我時會有的習慣動作。不論是搔亂我的毛髮的動作或是那隻手的溫度都像是我崇拜的父親,還未能一同前去打獵時與父親相處的回憶隨著零的動作一一在我的腦海浮現。



  「吶,阿翼,我們到底是什麼樣的團隊啊。」躺在我左側的和代問著。

  「說的也是呢,一匹身型怪異的棕狼,另一匹則是如同怪物般的存在四處放火的黑狼,還有一隻弱到爆的貓,究竟是什麼團隊呢?」我的笑容略顯無奈。

  「喂喂,你對我的形容有很嚴重的偏見吧?」和代不滿的將上半身撐起對我表示抗議,但我並沒有做任何回應。

  就在和代不停的對我咒罵的同時,零淡淡的開口,「我想,大概是羈絆吧?」

  我與和代同時轉過頭看向開口的零,先是沉默一會而後兩個人一同笑了起來。

  「啊啊,說得也是呢!」邊說,和代再次躺在被雪染白的地面。

  「因為羈絆牽繫著彼此,所以我們絕對會是最強大的團隊吧。」我略慢的語調回應著零簡單的一句話。

  我們三人躺在雪地上呈現川字的模樣,一同欣賞飄了一夜白雪的天空,回憶年幼的我們相遇時的情景。

  沒錯,因為羈絆而相遇並且依靠比此,今後我們的團體也一定會隨著羈絆僅繫彼此而強大。


佐藤翼 在 2012-08-01, 4:18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向下
管理員
Admin
avatar

文章數 : 247
注冊日期 : 2012-05-02
來自 : 台灣

發表主題: 回復: 我與笨蛋與老婆(?)歡樂三人play♥(增加公告/排版修改)   2012-08-01, 2:49 pm

很精彩的故事呢 :>WO:


不會啦XDDDDDD

KUANGTAI:是在下太龜毛才會這樣,放輕鬆就好放輕鬆就好。



kuangtai 在 2012-08-01, 2:54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向下
http://beastpeople.forum888.com
佐藤翼

avatar

文章數 : 99
注冊日期 : 2012-07-25
年齡 : 23

發表主題: 回復: 我與笨蛋與老婆(?)歡樂三人play♥(增加公告/排版修改)   2012-08-01, 2:54 pm

TOkuangtai
啊啊...真是謝謝
不過還是要跟校長大人您說聲抱歉未經同意就這樣顛覆了(掌嘴
在此也做了公布不會做更新 真是非常抱歉ˊ_>ˋ
回頂端 向下
管理員
Admin
avatar

文章數 : 247
注冊日期 : 2012-05-02
來自 : 台灣

發表主題: 回復: 我與笨蛋與老婆(?)歡樂三人play♥(增加公告/排版修改)   2012-08-01, 2:56 pm

沒那麼嚴重XDDDD""

其實顛覆也沒關係啦 仔細想過之後要玩就輕鬆點也比較好吧

剛剛我有反省 很抱歉嚇到你了


kuangtai 在 2012-08-01, 3:00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向下
http://beastpeople.forum888.com
佐藤翼

avatar

文章數 : 99
注冊日期 : 2012-07-25
年齡 : 23

發表主題: 回復: 我與笨蛋與老婆(?)歡樂三人play♥(增加公告/排版修改)   2012-08-01, 2:59 pm

TO kuangtai
不我覺得在別人家就是要尊重ˊ_>ˋ
所以我不會在獸盟上做這系列的更新ˊ_>ˋ
回頂端 向下
管理員
Admin
avatar

文章數 : 247
注冊日期 : 2012-05-02
來自 : 台灣

發表主題: 回復: 我與笨蛋與老婆(?)歡樂三人play♥(增加公告/排版修改)   2012-08-01, 3:02 pm

:/0W0\: 恩恩 知道了 不過在文章建議每一行打完之後打上空白比較好閱覽喔 :>WO:
回頂端 向下
http://beastpeople.forum888.com
依魯

avatar

文章數 : 257
注冊日期 : 2012-07-25
年齡 : 21
來自 : 深山的溫泉

發表主題: 回復: 我與笨蛋與老婆(?)歡樂三人play♥(增加公告/排版修改)   2012-08-01, 3:28 pm

好多字、有沒有簡單版的(不

我的眼睛看到好多字
它自動放棄了(被打
回頂端 向下
綠羅

avatar

文章數 : 658
注冊日期 : 2012-07-12
年齡 : 24
來自 : 綠樹星球

發表主題: 回復: 我與笨蛋與老婆(?)歡樂三人play♥(增加公告/排版修改)   2012-08-01, 3:59 pm

終於看完了~~~~~~~~~

阿翼阿和(真不考慮有一腿嗎"誤"
零整個被阿翼克了=ˇ=

你們這團體真可愛(之後世界觀要注意一下!!
回頂端 向下
http://www.plurk.com/hie585330#
佐藤翼

avatar

文章數 : 99
注冊日期 : 2012-07-25
年齡 : 23

發表主題: 回復: 我與笨蛋與老婆(?)歡樂三人play♥(增加公告/排版修改)   2012-08-01, 4:21 pm

TO kuangtai
好的已經分隔完畢XD

TO 依魯
真是抱歉因為剛剛是直接從WORD放上來沒有整理XD

TO 綠羅
我只愛零(?
關於這點其實本來是要徹文的不過剛才在RC一直有人說不想看我徹(抹臉....
總之結論就是這篇的系列作還是會持續但並不會PO在這裡會PO在我私人的BLOG
如果有想看的人就是再跟我聯絡這樣ˊ_>ˋ
回頂端 向下
 
我與笨蛋與老婆(?)歡樂三人play♥(增加公告/排版修改)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獸盟專業戰鬥高校  :: 學園相關 :: 交流區-
前往: